临时链接,仅用于预览,将在12小时内失效
打开APP
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铿锵玫瑰,百名“10后”女孩驰骋绿茵场

2022-11-24 20:11 南方+  

21日0时,卡塔尔世界杯大幕拉开,广东湛江“妈妈足球队”队长汤静怡坐在电视机前,观看举世瞩目的足球盛事。随着足球在赛场上飞驰,这位48岁的老将仿佛回到从前。

去年,以湛江赤坎女足为班底组建的“妈妈足球队”,代表广东夺得全运会群众组五人制足球女子(老将组)冠军,带火了当地女足青训。汤静怡的青训俱乐部从不到100人增长至如今的200多人,其中六成是女孩。汤静怡和自己的启蒙教练朱伟珍一起,把赤坎女足的未来寄托在“10后”的肩上。

三代人共继赤坎足球情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穿着普通衣服我们是大妈,换上球衣仍然是铿锵玫瑰。我比很多人幸运,40多岁还对足球保持激情和热爱。”汤静怡说,除了足球本身,她更希望把对生活的热情传递给孩子们。

妈妈足球队传递对生活的热爱,三代人共继湛江赤坎女足情

妈妈球员带火当地青训

去年6月,“妈妈足球队”与天津队的全运会决赛直播,湛江女孩郭凯溶是在父亲郭易丰的手机上看到的。画面中最吸引她的是汤静怡,小身材、大能量的汤队长在场上十分灵动,双脚拨弄几下球,就把对手甩在了身后,让人印象非常深刻。

汤静怡率队对阵男足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踢球太酷了!”这是小凯溶第一次感受到足球的魅力。她从4岁开始练习舞蹈,到五年级时已考过八级,舞蹈老师也认为她是个练舞的好苗子。看过“妈妈足球队”的比赛后,她满脑子只有足球,缠着父母要加入学校足球队。后来她才知道,汤队长竟也是校队的教练。

“虽然舍不得放下舞蹈,但我们尊重孩子的选择。”父母的尊重不仅体现在言语上。为了支持女儿踢球,他们花费了5万多元,在家楼顶铺了140多平方米的人造草坪,并安装了围网和灯光。

郭凯溶在自家楼顶的球场训练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我觉得女生比男生更适合踢足球,踢球的感觉太棒了!”凯溶说。“学舞蹈比较枯燥,一个动作常常要重复很多遍,很多时候一个人练功也有点孤单。足球是团队项目,可以与小伙伴们一起训练,相互鼓励,球场上的千变万化,更让我无法自拔。”

在“妈妈足球队”教练陈景丽看来,凯溶刚进队时有些羞涩,不爱说话,但踢起球却有一股狠劲儿。经过一年多的训练,凯溶外向了很多,也更善于观察和思考。

6年级的张金敏刚练球时有点拖沓,在队友们的带动下,她成为训练最刻苦的队员之一。经常骑自行车几公里,带着队友去打比赛。有一次她和队友骑车时不小心摔倒,膝盖磕了个大口子,却全然不顾,坚持上场。

小球员在学校训练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汤队长介绍,2018年她创建了五星体育足球俱乐部,用了近4年时间规模扩大至近100人。“妈妈足球队”夺冠后,许多小球员和学校老师慕名而来,人数迅速增加至目前的200多人,其中六成以上是女孩。这是“妈妈青训”的最大特色。

湛江市第十六小学新坡校区有30多名学生参与进来。校区负责人符振权介绍说,学生们通过踢球不仅锻炼了身体,纪律性、凝聚力也有所提升,他能感受到学生们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
传承近40年的奔跑者

11月2日清晨5时多,湛江市赤坎区新坡下村村口,天空中仍点缀着星光。

伴随着几声鸡鸣,63岁的老教练朱伟珍骑着电动车到达村口,喊队员们出操晨练。4名学生背着书包沿村道出发,一公里多长的路,不断有小学生加入,到达学校时已有十二三人。孩子们是“湛江赤坎女足队”的新成员,沿着前辈的足迹,把晨跑传统延续至今。近40年来,带队的一直是朱伟珍。

朱伟珍为赤坎女足工作了近40年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1983年,广东各市开始筹建女足队伍。在赤坎区体校踢球的朱伟珍被选中,出任湛江首支女子足球队的助理教练,3年后成为主教练。汤静怡那批球员,小时候每天早上在赤坎体育场集中,跑步训练1个多小时再去上学。

那时,队员林美娣最勤奋,早上4时多就起床,骑车半个小时去体育场与球队汇合。她在墙上画了个圆圈,每天踢几百脚,练成了球队的“第一罚球手”。如今的林美娣已是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三级主任科员。与她同批的球员,2人升入省队,1人前往八一队,8人凭足球特长进入大学。朱伟珍认为,踢球是改变一般家庭女孩命运的途径之一。

汤静怡当年与队友们早起训练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朱伟珍发现汤静怡这个苗子,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她在学校的操场上尽情奔跑,身轻如燕。汤静怡家庭条件不错,虽然练球也能吃苦,却比其他队友会偷懒。朱伟珍多数情况下是哄着她训练。每名球员特点不同,汤静怡善于观察,技术出众,却不适应高强度训练。“如果让她去拼体能,不是把她练跑,就是把她练废。”

朱伟珍与汤静怡师徒情深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爱美的汤静怡到了18岁,觉得黝黑的皮肤及脸上的暗疮与美丽很不匹配,有了放弃足球的念头。球队因备战全省比赛,临时更换了教练带队。新教练的训练方式让汤静怡吃不消。于是,她退出了。

朱伟珍至今教出了2000多名女球员,其中不乏谢彩霞、谭茹殷等国脚。他认为汤静怡是很有天赋的一个,如果当年坚持下来可能进得了国家队。那批球员有10多人靠足球走出了湛江。

两代教练并肩前行

汤静怡后来开了一家美容店。虽然健身时汗水依旧,却少了快乐的滋味。2016年,她磨不过侄儿的央求,再次穿上球鞋与孩子们踢比赛,淡忘了的快乐回来了。

快乐让“妈妈足球队”重出江湖,已习惯家庭琐事的妈妈们,被足球重新点燃梦想。本来觉得很多放不下的东西,都可以在踢足球时放下。“因为你知道有帮队友在等你,有支球队需要你。”

“妈妈足球队”仍活跃在足球场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带队夺得全运会冠军,汤静怡还以8个进球荣膺最佳射手,这支球队三分之二的队员都是朱伟珍带出来的。

“我一点也不意外,她回到了本应到达的高度,只不过让我多等待了20多年。”朱伟珍说,更让他开心的是,曾经最期待的球员,如今与自己在青训的道路上并肩前行。

站在训练场上,朱伟珍带着湛江口音的训斥饱含温情。他右脚穿足球鞋,左脚穿运动鞋。近40多年的执教生涯,左脚患上了严重的筋膜炎,再加上偶尔痛风,他的左脚不得不“告别”球鞋。但他告别不了足球,要教到教不动为止。

因患严重的筋膜炎,朱伟珍的左脚已无法穿足球鞋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汤静怡的学生中,陈金杨和张颖怡入选广州队,李梓茵被江苏青年队选走,有天赋的球员也大有人在。除了足球技术,她更希望把自己对足球的理解和收获,作为一种生活态度传递给孩子们。

有时,两代教练会在执教理念、教育方法上出现分歧,朱伟珍总是妥协的一方,他觉得年轻教练的方法可能更适合这个时代的孩子。

汤静怡通过足球,把快乐传递给小球员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其实都是他在不计较”,汤静怡说,朱伟珍父亲般地执教情感,潜移默化传到她们身上,又通过她们这些教练传递给孩子。而这种情感从妈妈教练们的身上辐射出来,显得更有力量。

汤静怡的电话每天很忙,大多数与足球有关。一位导演打来电话,想把“妈妈足球队”的故事改编成电影。属于赤坎女足的精彩故事,还在延续。

编辑:徐卫民

21日0时,卡塔尔世界杯大幕拉开,广东湛江“妈妈足球队”队长汤静怡坐在电视机前,观看举世瞩目的足球盛事。随着足球在赛场上飞驰,这位48岁的老将仿佛回到从前。

去年,以湛江赤坎女足为班底组建的“妈妈足球队”,代表广东夺得全运会群众组五人制足球女子(老将组)冠军,带火了当地女足青训。汤静怡的青训俱乐部从不到100人增长至如今的200多人,其中六成是女孩。汤静怡和自己的启蒙教练朱伟珍一起,把赤坎女足的未来寄托在“10后”的肩上。

三代人共继赤坎足球情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穿着普通衣服我们是大妈,换上球衣仍然是铿锵玫瑰。我比很多人幸运,40多岁还对足球保持激情和热爱。”汤静怡说,除了足球本身,她更希望把对生活的热情传递给孩子们。

妈妈足球队传递对生活的热爱,三代人共继湛江赤坎女足情

妈妈球员带火当地青训

去年6月,“妈妈足球队”与天津队的全运会决赛直播,湛江女孩郭凯溶是在父亲郭易丰的手机上看到的。画面中最吸引她的是汤静怡,小身材、大能量的汤队长在场上十分灵动,双脚拨弄几下球,就把对手甩在了身后,让人印象非常深刻。

汤静怡率队对阵男足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踢球太酷了!”这是小凯溶第一次感受到足球的魅力。她从4岁开始练习舞蹈,到五年级时已考过八级,舞蹈老师也认为她是个练舞的好苗子。看过“妈妈足球队”的比赛后,她满脑子只有足球,缠着父母要加入学校足球队。后来她才知道,汤队长竟也是校队的教练。

“虽然舍不得放下舞蹈,但我们尊重孩子的选择。”父母的尊重不仅体现在言语上。为了支持女儿踢球,他们花费了5万多元,在家楼顶铺了140多平方米的人造草坪,并安装了围网和灯光。

郭凯溶在自家楼顶的球场训练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我觉得女生比男生更适合踢足球,踢球的感觉太棒了!”凯溶说。“学舞蹈比较枯燥,一个动作常常要重复很多遍,很多时候一个人练功也有点孤单。足球是团队项目,可以与小伙伴们一起训练,相互鼓励,球场上的千变万化,更让我无法自拔。”

在“妈妈足球队”教练陈景丽看来,凯溶刚进队时有些羞涩,不爱说话,但踢起球却有一股狠劲儿。经过一年多的训练,凯溶外向了很多,也更善于观察和思考。

6年级的张金敏刚练球时有点拖沓,在队友们的带动下,她成为训练最刻苦的队员之一。经常骑自行车几公里,带着队友去打比赛。有一次她和队友骑车时不小心摔倒,膝盖磕了个大口子,却全然不顾,坚持上场。

小球员在学校训练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汤队长介绍,2018年她创建了五星体育足球俱乐部,用了近4年时间规模扩大至近100人。“妈妈足球队”夺冠后,许多小球员和学校老师慕名而来,人数迅速增加至目前的200多人,其中六成以上是女孩。这是“妈妈青训”的最大特色。

湛江市第十六小学新坡校区有30多名学生参与进来。校区负责人符振权介绍说,学生们通过踢球不仅锻炼了身体,纪律性、凝聚力也有所提升,他能感受到学生们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
传承近40年的奔跑者

11月2日清晨5时多,湛江市赤坎区新坡下村村口,天空中仍点缀着星光。

伴随着几声鸡鸣,63岁的老教练朱伟珍骑着电动车到达村口,喊队员们出操晨练。4名学生背着书包沿村道出发,一公里多长的路,不断有小学生加入,到达学校时已有十二三人。孩子们是“湛江赤坎女足队”的新成员,沿着前辈的足迹,把晨跑传统延续至今。近40年来,带队的一直是朱伟珍。

朱伟珍为赤坎女足工作了近40年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1983年,广东各市开始筹建女足队伍。在赤坎区体校踢球的朱伟珍被选中,出任湛江首支女子足球队的助理教练,3年后成为主教练。汤静怡那批球员,小时候每天早上在赤坎体育场集中,跑步训练1个多小时再去上学。

那时,队员林美娣最勤奋,早上4时多就起床,骑车半个小时去体育场与球队汇合。她在墙上画了个圆圈,每天踢几百脚,练成了球队的“第一罚球手”。如今的林美娣已是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三级主任科员。与她同批的球员,2人升入省队,1人前往八一队,8人凭足球特长进入大学。朱伟珍认为,踢球是改变一般家庭女孩命运的途径之一。

汤静怡当年与队友们早起训练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朱伟珍发现汤静怡这个苗子,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她在学校的操场上尽情奔跑,身轻如燕。汤静怡家庭条件不错,虽然练球也能吃苦,却比其他队友会偷懒。朱伟珍多数情况下是哄着她训练。每名球员特点不同,汤静怡善于观察,技术出众,却不适应高强度训练。“如果让她去拼体能,不是把她练跑,就是把她练废。”

朱伟珍与汤静怡师徒情深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爱美的汤静怡到了18岁,觉得黝黑的皮肤及脸上的暗疮与美丽很不匹配,有了放弃足球的念头。球队因备战全省比赛,临时更换了教练带队。新教练的训练方式让汤静怡吃不消。于是,她退出了。

朱伟珍至今教出了2000多名女球员,其中不乏谢彩霞、谭茹殷等国脚。他认为汤静怡是很有天赋的一个,如果当年坚持下来可能进得了国家队。那批球员有10多人靠足球走出了湛江。

两代教练并肩前行

汤静怡后来开了一家美容店。虽然健身时汗水依旧,却少了快乐的滋味。2016年,她磨不过侄儿的央求,再次穿上球鞋与孩子们踢比赛,淡忘了的快乐回来了。

快乐让“妈妈足球队”重出江湖,已习惯家庭琐事的妈妈们,被足球重新点燃梦想。本来觉得很多放不下的东西,都可以在踢足球时放下。“因为你知道有帮队友在等你,有支球队需要你。”

“妈妈足球队”仍活跃在足球场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带队夺得全运会冠军,汤静怡还以8个进球荣膺最佳射手,这支球队三分之二的队员都是朱伟珍带出来的。

“我一点也不意外,她回到了本应到达的高度,只不过让我多等待了20多年。”朱伟珍说,更让他开心的是,曾经最期待的球员,如今与自己在青训的道路上并肩前行。

站在训练场上,朱伟珍带着湛江口音的训斥饱含温情。他右脚穿足球鞋,左脚穿运动鞋。近40多年的执教生涯,左脚患上了严重的筋膜炎,再加上偶尔痛风,他的左脚不得不“告别”球鞋。但他告别不了足球,要教到教不动为止。

因患严重的筋膜炎,朱伟珍的左脚已无法穿足球鞋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汤静怡的学生中,陈金杨和张颖怡入选广州队,李梓茵被江苏青年队选走,有天赋的球员也大有人在。除了足球技术,她更希望把自己对足球的理解和收获,作为一种生活态度传递给孩子们。

有时,两代教练会在执教理念、教育方法上出现分歧,朱伟珍总是妥协的一方,他觉得年轻教练的方法可能更适合这个时代的孩子。

汤静怡通过足球,把快乐传递给小球员 南方+ 仇敏业 拍摄

“其实都是他在不计较”,汤静怡说,朱伟珍父亲般地执教情感,潜移默化传到她们身上,又通过她们这些教练传递给孩子。而这种情感从妈妈教练们的身上辐射出来,显得更有力量。

汤静怡的电话每天很忙,大多数与足球有关。一位导演打来电话,想把“妈妈足球队”的故事改编成电影。属于赤坎女足的精彩故事,还在延续。

相关阅读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